shaloncs:还是黑鹰魔改!

文章来源:珍爱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2日 03:52  阅读:7895  【字号:  】

站在池塘旁,看着这一池的荷花,随风而舞动,跳起了优美的舞蹈。那一朵朵荷花,手掌大的花瓣洁白如雪,五六个花瓣拼成了一朵大荷花。荷花的样子千姿百态,有的像害羞的小女孩涨红了脸,躺在碧绿的荷叶下;有的好奇地探出头来,望着这美丽可爱的人间;有的荷花像俊俏的仙姑正对着平静的湖面梳妆打扮。荷花已经开不少了,有的展开两三片花瓣儿,有的花瓣儿全部展开了,露出了嫩小的莲蓬,像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荷叶上,而荷叶则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突然一只青蛙跳到荷上,溅出的水珠在荷叶上来回滚动着。

shaloncs

就在上一次放假回家时,快吃午饭时。父亲比量着我的身高,一手搭着我的肩膀一手轻轻的按着我的头,还是像以前一样满脸的笑。只是眼神中多了些满足眼角挤进了些皱纹。父亲边比量着我边说:好小子都比我高了父亲的语气中有些得意。恩我兴奋的应了声。随后目光落在了父亲身上,父亲一米七五的身高,身体以不复当年强壮有些偏瘦,微黑的脸在两边几根白发和中间那浅黄的眼珠的映衬下现的有点沧桑。爸我轻轻的叫了声。怎么了?呵呵父亲的脸上依旧堆满了笑。没什么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尽量避开父亲的目光。呵呵,这孩子父亲又说道。我去帮妈盛饭我找了个理由回避父亲。来到厨房看到母亲在拿碗,我便过去接。不用,你难得回家一次,等下多吃点。母亲微笑着说。而我的目光却落在了母亲那双爬上皱纹的手上。我的视线模糊了,心中牢牢的记住了9月30日和10月5日这两个日子——这是他们的生日。家在给我依靠的时候也在变化着,但唯一不变的是我始终认为家永远可以让我依靠。

也许,在这个城市里只有我的灯还在亮着;也许,也只有我还未解衣就寝。时针指向了深夜十一点钟,妈妈又一次打开了门,这次是拿了一件外套,轻轻地说:夜晚,天凉,穿多一件吧。再一次被打扰,我白了她一眼,说道:行了行了,你出去吧!妈妈刚走,我终于禁不住趴在那一团团草稿纸旁睡着了……

我受了训斥,委屈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双脚没命地奔跑,风在耳边呼呼直响,我的心凉透了:我走,我走得让你们找不到,让你们心急如焚!明知我心情不好还来打搅我,天底下哪有这么不讲理的?到了自家的地下室,我躲藏进去,失声痛哭。最终,我还是被爸爸找到了,回到家里我仍然不看妈妈一眼。




(责任编辑:资沛春)

相关专题